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闰六廿八

同样是系统集成设计,为什么喷运十不喷C919? -- 脊梁硬

复 807 阅 204706 2017-05-21 15:04:58
2017-06-19 00:45:35
4248847 复 4248657
林风清逸
林风清逸`55396`/picture/0,1501/55396_04041604.jpg`70`10402`18793`318654`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0-04-17 08:59:25`
其实就后期来讲,毛倾向于主观,邓对此是有建树的 38

伟人成功,不可能没有建树。

毛泽东在建国后,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于人事斗争,注重于解决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本身也是一个客观问题,但是人的问题易于偏向于过分主观。毛泽东在最后十几年做的事情,无论是整风还是文革,简单梳理脉络,都是将事情带入了主观领域。

邓小平在拨乱反正时,就准确地把握住了这个关键,将事情从主观领域重新带出来,重新归于一般的客观领域。让形而上的问题远离社会,让大部分人重新去接触形而下的问题。

简单说,就是从抓革命、促生产,转变成了抓生产、看革命。

从神变成人,这是邓取得重大优势、成为时代领袖、成为总设计师的根本大势。

具体在行动上,他做的所有事情,其实都以这个从主观到客观的变化为根本出发点。

具体做法上,邓小平的事情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对此网友讨论颇多,我也经常吐槽。问题就是问题,这都是不可回避、也无须美化的事情。可以说,邓小平时代做了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事情,都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收获不令人满意。我们要认识到,在当时的时代,不容易做得更好。

特别是我们要明白一点,像毛泽东那样强悍的人物,不是世代都能出现的——准确地说,不是每个时代走到领袖位置的人都像毛泽东那样强悍。

所以,我们可以说,当时有些事情,邓小平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当时他确实没有做得更好。这也许是因为能力问题(那就毫无办法了),也许是因为态度问题(也许他能管但是他不当回事),也许是因为形势问题(他有能力管但是迫于形势不能去管因此作为代价主动放弃)。但是不论怎么讨论,总之就是,当时就是那样了。

总是将过去的历史当成错误,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向。

过去的历史事件一定有错误、有不足,但是不要一直将历史当成错误,里面还是有合理性和正确性的。

在大的形势上,作为一个老人,邓小平在年事已高、精力明显已经不足的情况下做出了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只要能走上大方向,小事不管。

事实上,政治家永远不可能设想自己一个人取代整个官僚机关,永远要承认自己精力不足。政治家只有在制造形象的时候才要制造精力充沛的形象,但是实际做事的时候必须承认自己是精力不足的。

邓小平时代,确实在很多事情上做的不令人满意,反对声音很大,学潮是一个典型事件。但是邓小平在大的方向上做对了一件事,这是不能否定的。

现在谈毛泽东,有一个很严重的倾向就是过度强调主观能动性。或者说,忽略了客观发展规律。人和器都很重要,而且双方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单纯的片面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这也是一个错误,而且是严重的错误,是带有根本性质的重大错误。

很多讨论纠缠于细节。细节讨论很有必要,这样可以保证细节真实,避免对主要结论造成重大影响,避免出现硬伤被人抓小辫子。但是必须明白一点,就是不能脱离大的形势。

我认为上一次转型基本达到了目的。从主观为主的时代转型为客观为主的时代,这个转型是成功了的。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转型。

现代很多人在讨论毛泽东,这就告诉我们,时代希望实现社会理想。纯粹讲物质的社会不能满足人的需求,离开理想人和咸鱼是没有分别的。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咸鱼,要追求更多的东西了。

毛泽东说邓小平内部有个钢铁公司,其实就是说他能下重手,其实就是说他能记取”慈不掌兵“的教训。五六十年代的大跃进也好,八十年代的一刀切也好,都证明了邓小平的决断之坚决。

邓小平为了将社会从神转变成人,让社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自己其实也是有代价的。这是他做对了的事情。

他是不是有私心,是不是有别的什么想法,现在已经没有必要讨论了。因为他主动影响时代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已经去世很久了,二十年了,现在的事情,是我们能够干预和影响的事情,不能继续沉浸在这过去的历史里面了。

具体的事情,有对有错,比如运十下马,现在来看是很可惜的事情,有错,甚至是严重的错。但是也有对,就是始终坚持了转型,彻底坚持了从意识形态对抗转型到经济建设的转型,运十下马这样的举措,其实也是符合了这一转型要求的。只是现在我们来看,这个代价是否有一点不必要,是否可以不支付这样的代价。我们的讨论,也应该围绕这个中心来讨论。有的人从飞机行业等狭小的视角来评述说运十下马不可惜,这种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租不如租不着的思想是毫无正确性可言的,没有讨论价值,对此必须要批判,要坚决踩死。但是不是所有支持运十下马的想法都有问题。

我原本也是反对运十下马的,现在我的看法是,下马很可惜,能不下就不下,还是想保,但是保不住也可以。那么我考虑到的是什么因素呢?就是中国当时整体决策,当时中国的整体决策就是不去争霸。而战略运输机,就是一个有能力对这一决策造成不利影响的细节性项目。所以我认为当时做出下马的决定,并非完全不能接受。

特别是,当我们对历史上王翦要买田宅、萧何强占民居等事件有所了解的话,我们就会注意到,80年代的有些坏事,未必真的是坏事。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几十年之内,即便国家当年真的是这样想的,我想也很难公开承认这样设想过,因为这会为以后做出新的决策制造巨大的障碍。

当然,也许我想多了,当时的决策者,未必有这样深远的打算。

也许,之所以这些坏事能变成好事,关键就在于后来我们又纠正了邓小平以来的一些错误,将国家建设强大了,所以这些坏事都变成了好事。

所以关键是抓住机会,将重要的事情解决好。

就当前来说,我认为中心任务,就是解决文化自信的问题,解决国人对西方世界的盲目推崇。比如说我现在就接触到很多基督教传教事件,这些事情和以伊斯兰教为代表的宗教事件糅合在一起,让我感觉当今社会面临着极其艰巨的宗教问题。

宗教问题在人类文明史上已经存在几千年了,我们的时代所面临的问题,是不是要解决宗教问题呢?

马克思主义说,共产主义社会要实现物质的极大丰富。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直接投入到生产中的人力极大降低,人口需求也会极大降低,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

当人们不在因为参与生产而接受客观社会的锻炼之后,如何解决人的思想问题,如何避免人的思想脱离实际。

随着智能化时代的到来,物质的极大丰富是可以预期的事情。但是精神的丰富和健康如何保证,就是一个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问题。而在这个问题中间,宗教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大问题。

我觉得有必要买几本书,看看宗教方面的历史和历史对策了。

至于说运十项目的问题以及80年代决策的问题,我认为这个话题适可而止就可以了。两句话说这两个事:运十下马,十分可惜,如有可能,保留最佳;80年代,有对有错,抓大放小,重在当下。


通宝推:cyn,邻居大哥,老树,广宽,使用尽量中文,yttrium,桥上,不远攸高,豪哥的江湖,
2017-06-19 00:45:35
※※ 相关(回复) ※※单帖
O 王76年倒,运10支撑到85年,是邓一步步挥霍毛遗产过程 15 海纳 字390 2017-06-17 02:11:53
O 邓、毛的经济路线分岐,重要的是器,还是人 28 海纳 字979 2017-06-17 01:44:14
..O 同意 3 当年的修文 字216 2017-06-20 23:23:28
..O 其实就后期来讲,毛倾向于主观,邓对此是有建树的 38 O 林风清逸 字7815 2017-06-19 00:45:35
...O 主席后来发现不改造主观世界就无法改造客观世界 72 独立寒秋HK 字2524 2017-06-21 01:17:18
....O 倒不是说拔多高,我看现在的问题是踩得有点疯 5 林风清逸 字1469 2017-06-21 23:49:57
.....O 矫枉还需过正,邓伟人的问题在于不实在 7 黄品源 字658 2017-07-17 11:26:28
.....O 赞成 4 东海后学 字1042 2017-07-09 23:30:59
... 共 》807《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
2017年8月19日 周六 14点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