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十月廿四

大山中的陌生人 -- texasredneck

复 2 阅 3122 2016-12-22 10:10:44
2016-12-22 10:10:44
主题:4227486
texasrednecktexasredneck`66836`/bbsIMG/face/0000.gif`70`3`8475`103484`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0-12-01 05:47:25`
大山中的陌生人 18

大山中的陌生人

她喜欢一个人走在这静悄悄的大山里。她今天想爬到山口,然后看山谷间自己居住的不大小山村,只有十几户人家,多半都住的是森林警察或者养路工,这里有一条公路通到邻国,车还不少。她高中毕业后就和在学校的恋人结了婚,然后一年前搬到了这里,因为她的丈夫退伍后做了一个警察。

当她到了山口,不由有些气喘吁吁,然后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拿出水来开始喝。这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因为从这里可以看到山外。她刚刚住到这里的时候,有些不是很习惯,于是就总是到这儿来,指望能看到山外自己长大的那个小镇,那里谈不上热闹,但比这儿却不知道要强多少。但是却看不到,太远了,不过没有关系,她知道它就是在那里的。

到后来她慢慢习惯了这儿的宁静,但还是喜欢到这里来,看着这里重重叠叠的山峦,高山流云,雨后就是叫做长天如洗,一切都那么的清澈透明,好像自己也就那样,隐没在这崇山峻岭的里面。

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喜欢看这里的大山,云雾缭绕,显得有些神秘,那时总在想,这大山里面有没有人,他们是什么样子,在做什么?却不料现在自己就到了这大山之中,反而觉得那些云下的蜿蜒山路,无尽的原野到是像仙境,不过没有了神秘,因为她从那里来,也就是那个样子。她有些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看什么都没有了神秘。

今天她知道自己等不到美丽的黄昏了,因为她必须回家为丈夫做晚饭。想到这里,她看了看表,不由把“晚了”说出来了声,赶紧拿起背包朝山下冲去。丈夫不喜欢自己在山里闲逛,说那太危险,但是她有些不相信,她怀疑他就是要自己呆在家里,为他操持家务,烧火做饭。她想到离家并不很远的小镇去工作,丈夫不同意,说他能养家,自己用不着那么辛苦。她没有去争取,因为自己真正非常爱丈夫,不想弄得大家都不高兴,这不是个一,两天的事情。

当她匆匆的走在小路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动静,就有些心慌,是不是就像丈夫所说的那样,自己遇到了熊,但一停下,就什么声音都没有,就更慌了,却不料一下子没踩稳,摔了一跤。就在她坐在地上的时候,像一个梦幻,看到一个年轻人向她走了过来,这大山里,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人。夕阳正好在他的身后,于是似乎他从光彩陆离中走了出来。

他长得非常帅,特别是那一双清澈透明眼睛,仿佛像婴儿般的纯洁。她有些呆住了,大概是太出乎意料,就不知说什么好。他却笑吟吟地走到她的面前,说:

“你好,天使。”然后向她伸出手来,“我想你没有摔坏,天使应该摔不坏。”

“你好。我不是天使,天使就不会摔跤。”然后就抓住他的手,但他没有用力,只是握她的手说:

“那你就是公主,她们总是等着王子来拯救的。”

说完就把她一把拖了起来。她想走开,却不料脚腕一阵钻心的疼痛,就想往边上的树上靠,他赶紧一步上前,让她完全靠到他的身上,她赶紧说:“对不起了。”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如果你愿意,还可以再来一次。”

这时感到了他的呼吸,还有他的体温,她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有过这么近的距离。但她还是扶着他自己站住,估计自己立刻独立走这个山路有一定的困难,就说:

“你能不能扶着我一段路?”

“哦,我可以吗?那真是太好啦。”

“你是不是嘴总是这样的贫。”

“她们,就是你们总是这样说。不过还是有些差别的,一般的是我讲十句话以后你们就这样说,比较漂亮的是十句以内,最漂亮是第五句,所以这个毛病不是我的错,你们完全要负责。”

过了会他说:“你是第五句,因为我从来认为像你这样的人用不着说对不起。”

她的确在数,被人看穿了心思一般都会有些恼的,于是她说:

“你能不能让人安静一点,这种山里说个不停是不是有些煞风景。”

“恭敬不如从命,从现在起,你不问我,我就一句话都不说。”

说完就伸出手臂来,让她扶着。就这样走了一段路,然后她问:

“你为什么来这里?”

“就是来爬山,我喜欢户外活动,特别是没有人的地方。”

“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我有两个同伴,昨天一起在北面的山里过的夜,东西还在那里,今天我们走散了。”

“你还能找回去吗?”

“没有问题,我有野外用的GPS。”

然后他说:“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当然,嘴是长在你的脸上的。”

他笑了,然后问: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就住在前面的一个村子里。”

“我在GPS上看不到附近有任何村子。”

“因为太小了,一般的地图都不会有。”

“你为什么背这么丑的一个包?”

“那不是我的,是我丈夫的,他是一个警察,这个包非常实用,走山路这种包最好。”

“你就有丈夫了?”

“为什么我不能有丈夫?”

“当然,当然你会有。只是如果白雪公主都嫁了人,我为什么还要到山里到处乱转呢?”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于是他就马上变成一付严肃的样子,做了一个手势表示不说话。于是他们就这样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好像一会就走到了村边,今天怎么这样快。就开始想,应该请他到自己的家里去,她知道丈夫有些小心眼,对自己和任何男人来往都有些敏感。如果自己把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到饭桌,那肯定很有意思,她知道自己其实一点都不怕丈夫。

这时就听到他问:

“你为什么笑?”

“因为我到家了,看到那个房子没有,就是我的家。”

“路怎么这么短,哎,那我就得说再见了。”

“为什么你不进去坐一坐了,至少喝一点咖啡。”

“不了,不早了。如果我天黑之前不能找到同伴,他们会着急的。说不定会找警察,那你的丈夫就会去找我,然后发现……,再往下我就不敢说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没有你,我自己走要难得多。”她忽然感到有些失落。

他还是做了一个不说话的手势,不过却在笑,然后转身离去,她突然想到,问:

“你叫什么名字?”

他挥了挥手,却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在树林之中。她不由的想,这个人真是有些意思。

当她站到了家门口,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头巾弄丢了,又不能回去找,只好走进门去。却发现丈夫已经回家,正在收拾东西,第一句话就是:“你又到哪里去了?”

“就是出去转了转。”

他没有像过去那样追问,而是有些急匆匆地说:“我今天晚上有任务,马上要走,你赶快给我准备一点吃的。”

她走过厨房餐桌的时候,忽然发现丈夫的步话机下压着一张照片,那个人正朝着她微笑,就像当她坐在地上,第一眼看到他的那个样子。她拿起来照片,问丈夫:

“这人是谁?”

“哦,一个通缉的逃犯,到我们这一带来了,晚上我出去就是因为他。”

“他犯了什么事?”

“杀了人,还伤了警察……”这时丈夫感觉到了她的神色,“你,你见过他?”

“是的,就在刚才。”

“我跟了说了多少次,一个女人不要到山里闲逛,太危险,你从来就是不听…….”

他突然不说了,拿起来步话机,讲了几句以后,对她说:

“你现在把具体情况告诉我的头头,不要急,慢慢讲,但要把事情讲清楚。”

她拿过步话机,却发现那一头是一个女人,话讲得不快,非常客气,但却很有几分威严,一听就知道那种十分强势的女人,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她根本就没想到丈夫的头是一个女的。

那个女人的问题相当简洁,她能不能肯定是他,什么时间,地点,他最后朝那个方向走的。前三个问题她都肯定的回答了,第四个她说不知道,不知为什么,她没有提到他陪伴了自己很长的一段路,走到村边来了。她当然不知道,这一点使整个事情完全改变了。

最后那个女人叮嘱,千万不要出门,呆在家里,把门锁好,然后安慰道,放心,我们今天一定能把他抓到。

她不由的有些反感,天都黑了,能到哪里去?不知为什么,就闪过一个念头,你抓不到他最好。

丈夫临走的时候,把枪放到了放到了她的手里,说:

“这个人非常危险,很可能带着武器,你要是再看到了他,什么都不要说,先开枪,然后报警。”

她却一点都没有认为他危险,当然,她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夜里,她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听到了楼下有动静。她在床上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努力让自己清醒,真的,的确有人在屋子里。不太可能是丈夫,那就会声音大得多。她轻轻起床,拿起枪,小心不发出声音。走过客厅,发现厨房里隐约有灯光,来到门口,看到冰箱的门没有关,从那里发出的微弱光亮中,发现有一个人影正在桌边吃东西,那肯定不是丈夫,他不会这样做。

她摸到开关,屋子里忽然就变得光线咄咄逼人,逼得人受不了,然后就看到那个年轻人,就是在她刚刚遇到的,现在她知道是一个危险的杀人犯。他看到了她,那双清澈的眼睛还是那样充满了笑意,然后看到了她手中的枪,就变得有些尴尬,想说什么,嘴里却都是东西,她就听到:

“你,你别,别误会,”他努力吞下嘴里的食物,“我…..给……”他突然去抓桌边的一个东西,就在这时,从他那惊恐万状的眼神里。知道自己扣动了扳机,然后那人倒到了地上,这时她才看到,那人的手里抓的正是她的红绸巾。

她站在原地呆了一下,然后就发疯般的冲出房子,跑到邻居家去锤门。

后面的事情她的回忆就是断断续续,只知道来了很多人,都看着她,丈夫把自己搂在怀里,虽然没有任何人提到,但是她知道他已经死了。后来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丈夫站起身来,让那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坐下,抓着她的手说: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们都要感谢你,为我们减少了很多麻烦事。”

这时屋子里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大家都说是,她感到有些人在拍她的肩膀。她从说话中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步话机中的那一个,最后那个女人对丈夫说:

“你这两天不要上班了,好好陪着她,对她好一些,她不容易。”

不知为什么,自己感到更恨她了。

后来他们回到了家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她就是觉得精疲力尽,完全不知道电视上是什么东西。她问丈夫:“他为什么杀人?”

“喝了酒和人打架,把对方杀了,后来又拒捕,到我们这里是想逃出境去。”

“你们发现他的武器了吗?”

“你是怎么一回事,小脑袋在想什么?”丈夫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现在是英雄了,今天我们把记者赶走了,明天你得想好怎么接受采访。”

等了一会,他说:“我看我们还是尽快要小孩,你就不会觉得没有事情做了。”说完就向她靠了过来。她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努力挣扎着摆脱了他的亲昵,站起身来。

“你要到哪里去?”

“去把厨房的清洁做了。”

“那慌什么,明天有的是时间,我和你一起做。”

怎么一回事,难道厨房里有死人的血迹,能够睡得着觉?她那一下觉得男人都是不可理喻,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当她到了厨房,并没有开始清洁,而是走到了窗前,望着外面那些黑黝黝的大山,从挡住的星光才能隐隐约约看出它们的轮廓,就在那一刹那,她重新感到了神秘。

在那以后,她极力避免想一些事情,但是,却控制不了梦。她经常梦到两个场景,一个是他正在向自己走来,背后都是色彩斑斓的红叶,却看不到他的表情;另一个是他惊恐万般的看着他,然后被轰到了地面,那条鲜艳的红绸巾在他手上飞舞,自那以后她从来就不愿意看到东西。

不知为什么,两者从来不会同时出现,而且,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是什么造成了哪个晚上出现了那一个,怎么想都没有结果,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梦不再回来。


通宝推:三笑,
2016-12-22 10:10:44
※※ 相关(回复) ※※主题
O 大山中的陌生人 18 O texasredneck 字12965 2016-12-22 10:10:44
O 这个故事说明哪个国家是畸形? 俺老孫 字0 2017-01-06 07:29:27
O 要是那一枪不致命,更好。 1 普鲁托 字218 2017-01-05 23:20:11
... 共 》2《跟帖
主题所在:
日志随笔 导读
支流群落选版: 我也推
暂无
不在我的群落?
主题帖内工具可推选到群落公版
最近回复
这个故事说明哪个国家是畸形?0
要是那一枪不致命,更好。1
大山中的陌生人18
英雄榜 前十名(左新兵,右全站)
谁的猫
焱淼辰
秦汉经行处
爱你没理由
Kumimak
cc大河马
启宏
列宁同志
冷空气
摄心天魔
史文恭
种植园土
北纬42度
达雅
老光
mezhan
迷途笨狼
diamond
老广
电子赵括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
2017年12月11日 周一 9点35分